蹊跷出售资产 武昌鱼疑谋“保壳”遭问询

时间:2017年11月15日 07:30:20 中财网


  武昌鱼公告显示,公司计划作价1.05亿元将大鹏畜禽的99.90%股权出让给霍尔果斯融达,若此计划顺利完成,预计将获得股权投资溢价收益4293.24万元。预计公司可借此扭亏,成功保壳。

  曾经被视为“妖股”的武昌鱼再度引起市场关注,而这一次,是公司方祭出的“保壳”举措。

  日前,湖北武昌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昌鱼”)对外公告,公司计划将旗下子公司鄂州市大鹏畜禽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鹏畜禽”)99.90%的股权出让给霍尔果斯融达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霍尔果斯融达”),但这项资产出售计划却遭到上交所发函问询。

  在主业扭亏希望渺茫的情况下,此举对已经戴帽的武昌鱼至关重要,“若这一出售资产的计划被叫停,武昌鱼借此扭转业绩的可能性极小,到明年年报披露后可能被暂停上市。”湖北一券商机构投行部人士对记者如此表示。就此,记者多次致电武昌鱼董秘办,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蹊跷买卖方
  武昌鱼公告显示,公司计划作价1.05亿元将大鹏畜禽的99.90%股权出让给霍尔果斯融达,若此计划顺利完成,预计将获得股权投资溢价收益4293.24万元。预计公司可借此扭亏,成功保壳。

  但令人奇怪的是,大鹏畜禽已基本停止运营,且近年来持续亏损,包括负责的会计师都认为大鹏畜禽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但大鹏畜禽出售的增值率仍然达到64.08%。面对如此质量的标的,霍尔果斯融达意欲何为?目前尚不得而知。

  武昌鱼公布的信息显示,大鹏畜禽成立于2000年12月,其主营业务为畜禽饲养、加工、销售及饲料加工、销售。截至今年8月31日,大鹏畜禽总资产6585.66万元。2016年,大鹏畜禽营收53.93万元,净利润为-75.13万元,今年1-8月,大鹏畜禽营收35.59万元,净利润-60.4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负责出具财报的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的会计师却明确提醒财务报表使用者关注,截至审计报告日,大鹏畜禽目前已基本停止经营,经常性业务持续亏损,截至2017年8月31日止,大鹏畜禽累计亏损已达1.95亿元,上述可能导致对大鹏畜禽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事项或情况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如此局面下,本次交易却采用收益法对标的进行评估,此举也引来了交易所的关注和问询。

  接盘方则是一家今年6月才成立的新公司。资料显示,霍尔果斯融达是一家地处新疆的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为企业管理咨询、房产咨询、商务咨询、市场调查及咨询服务等。从主营业务上看,其与大鹏畜禽的主营业务关联不大。而其注册资本仅500万元,就此收购价值达亿元的资产,上交所要求说明霍尔果斯融达与武昌鱼方面有无关联关系。

  保壳之举?
  在此番资产出售的背后,武昌鱼已面临退市风险。

  公司三季度报指出,截至今年第三季度,公司总资产2.93亿元,期内,公司营收422.19万元,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34.01万元。在已经被ST的情况下,如果武昌鱼无法在今年第四季度扭亏,待2017年年报披露后,公司将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

  但在第四季度翻盘的希望有多大?“从公司的主营业务来看,其在最后一个季度扭亏的可能性不大。”上述投行人士指出,不排除公司此番出售资产是为了获得投资收益后以求保壳。

  事实上,在中国资本市场,武昌鱼曾经被多次谋求重组。“此前武昌鱼股价大幅上涨,就曾传出360借壳等消息,但最终被证实为假消息。”湖北另一私募机构人士也表示,从壳资源的指标看,武昌鱼的主营业务薄弱,但股本相对较小,且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不高,是一个比较优质的壳资源,也因此一度被资本界人士多次关注和操作。

  但如今,这种突击保壳的方式正被整肃。“在此前的资本市场,主营业务不佳的上市公司经常会采用出售资产、并购、重组等方式获得投资收益以保壳,”上述人士指出,但今年监管趋严,这种方式成功的可能性不大,“目前主要看武昌鱼如何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再作判断”。

  日前,证监会发言人常德鹏在最近一期的证监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强化对上市公司年末突击进行利润调节行为的监管力度。交易所将聚焦上市公司年末突击进行利润调节行为,加大“刨根问底”式问询力度,强化与二级市场交易核查的监管联动。而当前,交易所正在研究完善退市财务类指标,优化退市制度,促进上市公司聚焦主业,充分发挥好资本市场的功能。

  与其它公司突击保壳不同的是,在武昌鱼控股股东焦虑的同时,另一个围绕在武昌鱼身上的焦点则是公司另一股东方被调查一事还悬而未决。

  截至今年9月30日,在武昌鱼的股东名录上公开的数据来看,除控股股东北京华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外,此前一度与武昌鱼控股股东争夺上市公司控股权的武汉联富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多位其一致行动人仍为第二大股东,对武昌鱼的持股比例为19.91%。“不排除还有其他未公开的一致行动人,其对武昌鱼的持股比例还会增加,”上述投行人士指出,联富达和长金投资的举动,曾让武昌鱼的股价大幅上涨,成为一只“妖股”,而联富达一行的举牌意图被暴露后,这部分股权也无法交易,相关方也已被立案调查,“虽然目前尚未出具调查结果,但按规定预计将会支付金额不少的罚金和举牌武昌鱼的资金成本。” (原标题:蹊跷出售资产 武昌鱼疑谋“保壳”遭问询)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